《曹操喊我去盗墓》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古代的密码锁(4000第一更)

经过这个小插曲,众人自是又谨慎了许多。

比较值得庆幸的是,目前吴良等人所在的墓道中倒并未充斥石油的气味,即是说就算这座陵墓中存有一些石油,暂时应该也不会对吴良等人产生什么危害。

而且石油本身的气味如果浓度不是大的离谱,毒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比较致命的是石油燃烧之后产生的气体,那玩意儿可比火灾的浓烟厉害多了,稍微多吸上几口便会引起十分严重的中毒状况,轻而易举的夺走人的生命。

所以。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只要做好了全面的“防火”措施,这个发现还不至于影响到吴良继续探墓的决心。

这时候“随侯珠”的作用便完全体现了出来。

这玩意儿不但拥有不错的照明效果,还完全不需要担心火灾方面的隐患,简直是盗墓神器。

于是一行人继续在诸葛亮的引导下继续前进。

至于那条大黄狗,可怜的小东西即使吃了些干粮糊糊也还需要时间恢复,暂时只能由杨万里抱起来跟随众人一起行动。

不过吴良已经用“蚕神宝丝”将它与众人绑在了一起。

免得它有了力气之后到处乱跑,为他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大约过了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

“有才哥哥,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中阵了。”

走出一个拐角之后,诸葛亮停下脚步回头对吴良说道。

吴良四下观望了一下,倒并未发现这里与此前走过的地方有什么明显的差别,于是好奇的开口问道:“诸葛贤弟,此前你说这中阵乃是压轴的阵法,有了它整个阵法便又可以推演出许多不同的阵法,那么这中阵你需要多久来破,又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尚且不好说。”

诸葛亮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中阵虽是压轴阵法,但一般情况下都是将帅运筹帷幄之地,即是说真正厉害的应该还是外面那些阵法,一旦外面的那些阵法被人攻破,中军便等于失去了据敌之根本,没有了兵士配合指挥的中阵,再厉害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

也就是说,吴良等人既然来到了此处,那么中阵就已经成了后世常说的“光杆司令”,根本不足为据。

“大家还是小心一些,破阵的事就交给诸葛贤弟了。”

吴良微微颔首道,“老先生,你则继续使用罗盘详细记录我们走过的路径,为诸葛贤弟破阵提供协助。”

“老朽遵命。”

于吉闻言将罗盘掏了出来。

吴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看向诸葛亮问了一个十分突兀的道:“诸葛贤弟,你可知道一种能够连发十箭的弓弩?”

“连发十箭的弓弩?”

诸葛亮微微一愣,摇头说道,“不曾听过,若是天下真有这样的弓弩,那弓手的威力岂不是要连增数倍不止?有才哥哥为何有此一问,难道有才哥哥见过?”

“只是听说过,也不曾见过。”

吴良也是微微摇头,又正色对众人道,“接下来大伙还要格外留意机簧之类的声音,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听到此类声音,都必须第一时间伏倒,而后再慢慢查探情况。菁菁,你也要更加尽心,能够提前做出预警最好。”

现在的诸葛亮既然不知道“诸葛连弩”是什么东西,那么“诸葛连弩”便很有可能也是丘穆公墓中的产物。

而据吴良所知,历史上诸葛亮搞出来的“诸葛连弩”其实是一种半自动弓弩。

但这种弓弩若是进行一些适度的设置,是完全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种可触发的机关陷阱的,自然也是一种抵御盗墓者的利器。

倘若不小心一些,便有可能落得一个“万箭穿心”的下场。

“有才哥哥似乎对这座陵墓了解颇深啊……”

诸葛亮有些疑惑的说道。

诸葛亮虽然欠缺一些人生阅历,但智商可一点都不低,这前后话一结合,就好像吴良早已提前知道墓中可能存在什么东西一般,自然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然而他哪里知道,吴良所知的一切其实都是从他身上推测出来的……

“这是自然,公子的起乩之术天下独一份,你若是与公子相处久了,渐渐的也会似我们一般见怪不怪。”

于吉捋着胡须对诸葛亮笑道,全然一副自卖自夸的神态。

这肯定也是公子通过起乩之术测出来的!

因为《齐史》之中根本就没有记载丘穆公墓中的任何细节,唯一能够找到的便是那几句有关墓道风水格局的文字。

因此,吴良此前断言诸葛亮天赋异禀,有可能破解此阵。

如今又提到了一种一听便十分神奇的连弩,还命众人格外小心“机簧”之类的声音。

这些事情都只有“乩术”这种能够未卜先知的奇术才可以解释得通……

……

接下来的探墓之旅反倒出人预料的顺利。

虽然墓道依旧有不少弯弯绕绕的地方,但总的走下来完全就是一条路,期间也没有遇到什么机关陷阱。

就这么走了十来分钟的样子,众人便进入了一个径直不足十米的圆形小殿内。

圆形小殿出入只有一条墓道,就是吴良等人进来的那条墓道。

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吴良等人已经走到了墓道的尽头,也可以说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不过这个圆形小殿内并非空无一物。

在它最中心的位置,有一个使用方木搭建起来的……艺术品?

这玩意儿看起来确实颇具艺术感,总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由“马赛克”堆积而成的椭圆形的巨大橄榄球。

方木露在外面的棱棱角角与“马赛克”十分相像,而总体的形状轮廓却又与橄榄球有些类似,当然,也可以说是与鸡蛋、菠萝类似,都差不太多。

除此之外。

“橄榄球”里面还有一根上下贯穿的金属柱。

这根金属柱的直径大约有二十公分左右,表面看起来像是青铜材质,但细看又与青铜略微有些不同,更像是青铜含量较高的合金。

顺着金属柱再往上看,众人立刻产生了一种极为压抑的感觉。

因为这个圆形小殿的穹顶十分奇特。

那是一种不合乎常理的倒立金字塔造型,金字塔的塔尖刚好顶在那条金属柱的顶端,看起来就好像整个穹顶的重量寄托在那根小小的金属柱上一般。

另外。

这个穹顶也一改此前的砖石材料,用的是与金属柱相同的金属材质,而且整个穹顶便是一个整体,与依旧是砖石材质的墙壁格格不入……

“这……”

吴良不由想到了以前在后世的影视作品中看到过的一些密室陷阱。

就是那种墙壁或是底部缓慢压缩,使得房间内的空间逐渐缩小,最终将人活活挤死或是压死在里面的密室陷阱。

这个圆形小殿就给了吴良类似的感觉。

因为他总觉得只要动了那条金属柱,上面那个倒立金字塔造型的穹顶失去了这唯一的支撑,便会立刻掉落下来……

除此这些。

圆形小殿中石油的气味也比之前浓郁了许多。

方才在即将达到圆形小殿的墓道中,吴良等人便已经闻到了这个味道,因此不由的更加注意防火方面的问题。

很快,吴良便在墙壁上找到了这种气味的来源。

那是一种与大黄狗身上的褐红色胶质物类似的石油原油,通过痕迹来看,似乎正是从穹顶与墙壁的连接处渗漏出来的。

不过渗漏的情况并不算严重,只有极少的几个地方顺着墙壁流下来一些,最后在地上留下了极为有限的几小滩,面积最大的也就只有不到半平方米。

其中一小滩上面还留有几个小小的脚印,以及一些黄色的毛发。

不用说,这痕迹肯定是大黄狗留下的。

这家伙虽然差一点就要饿死了,但在墓中漫无目的的乱转的时候居然也进入了中阵……这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传说中的“八阵图”其实并没有那么绝对,运气好的话还是有那么一丢丢可能走出来或者走进去的,只不过概率低的可怜罢了。

所以。

此前诸葛玄快要饿死在墓中的时候,这条大黄狗找到了他。

而当吴良将大黄狗丢入墓中,自己再绑上绳索进入寻找,却怎么都无法找到。

这应该也是概率的问题,否则诸葛玄那时便是必死无疑的下场,断然没有可能活到现在惨被吴良要挟与忽悠……

除此之外。

吴良觉得这条叫做“富贵”的大黄狗可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命之犬。

在这种小概率的事情面前,它在关键时刻救回了诸葛玄,进入墓穴之后又在无意之间进入了中阵,然后又在自己快要饿死的时候,遇上了再次进来的吴良等人,捡回了一条性命……

这么多低得可怜的小概率事件,全部让这条叫做“富贵”的大黄狗遇上,这是什么样的运气,还说自己不是“天命之犬”?

Emmm……

回头带走诸葛一家的时候,千万不能忘了这条大黄狗。

说不定好生培养一下,必要的时候再逼它一两把,它也能知道自己有多优秀,没准儿以后也能成为瓬人军的骨干成员,用它这有些逆天的运气来为瓬人军添砖加瓦。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吴良继续贯彻这些自墙壁与穹顶连接处渗漏出来的石油原油。

或许是年代久远密封出现了问题才发生了渗漏吧,但这已经令吴良想到了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

会不会……

这穹顶之中就是装满了石油原油,一旦动了支撑在下面的金属柱,穹顶掉落下来不仅仅只是可能砸死他们,还有可能存在一些点火的小机关将石油原油点燃?

若是如此,非但他们将会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整个陵墓也将发生一场极为可怕的大爆炸,瞬息之间将墓中的一切焚毁殆尽。

甚至,就连守在墓外的瓬人军兵士与诸葛一家都可能受到严重的波及!

就在这时。

“公子快看,这里留有一些字迹!”

于吉忽然指着圆形小殿中间的方木搭建而成的“工艺品”说道。

“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见众人听到于吉的话都有上前查看的意思,吴良立刻轻喝一声叫住众人。

那根顶着穹顶的金属柱就插在方木“工艺品”之中,万一有人上前不小心碰了不该碰的地方,导致金属柱出现变化,后果将不堪设想。

“!”

被吴良这么一喝,众人当即停下了脚步,面面相觑。

但他们并不质疑吴良的命令,只是心中有些好奇,好奇究竟什么东西使吴良变得如此严肃,显然非同小可。

“上面写了什么?”

稳住众人之后,吴良才又看向于吉问道。

于吉此刻就站在那个方木“工艺品”旁边,听到吴良的话才敢眯着眼睛细细查看,一边看一边翻译道:“这上面的字迹也是古齐文,上面说这个‘闭’下面就是姜太公第三子丘穆公的陵墓所在,但是只有丘穆公的后人一脉才懂得如何打开此‘闭’,安然无恙的进入陵墓。”

“这上面还说,若是外人能够到达这个地方必是已经参透了‘八阵图’阵法的精要,那么这阵法便当做丘穆公送给我们的礼物,还扬言任何人得此阵法皆已可成为人中龙凤,劝我们不要继续强求,最好就此见好就收。”

“否则,我们非但什么都得不到,还必将死无葬身之地,与整座陵墓一同化作尘埃。”

“……”

听完这番话,众人皆是神色微紧。

虽然典韦、白菁菁、杨万里此前跟随吴良盗取广川王刘去墓时,都曾见过墓主人留下警告盗墓者的诅咒,并且没有将其当真。

但于吉翻译出来的这番话,却并不像是单纯的诅咒,而是一种十分诚恳的预告,令人不得不信。

而与此同时。

“闭?”

吴良关注的重点却在这个字上。

他知道这个“闭”字乃是春秋战国时期对锁具的叫法。

也就是说,这个方木“艺术品”其实是一个锁,而且是只有丘穆公后人一脉才知道如何解开的密码锁?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曹操喊我去盗墓

《曹操喊我去盗墓》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