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第九百八十九章 血色的房间

突如其来的尖叫声打乱了芮尔的思绪,让眼眸缓缓恢复焦距循着声音的源头重新看了过去,这一看,芮尔再一次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

视线中,一个白制服的男人推着一辆金属小车走到了离视线最近的床边,床上躺着的是第七名的男孩,而小车上摆放的却是整整齐齐的一列金属器具,芮尔目光清楚看到,那些金属器具上几乎个个都带着殷红的血渍,

而白制服男人仿佛没有看到这些血渍一般,随手取了一柄金属小刀,随意的在白色制服上抹了抹刀锋,随后便在芮尔的注视中一把将小刀刺进了床上男孩的胸膛,

一瞬间,鲜血便从被刺破的胸膛间喷涌了出来,制服男人不躲不闪,一瞬间白色的制服便被染红了大半,而脸上与脖颈上也被飞溅的血沫染红,整个人多出了几分狰狞的模样。

然而,制服男人却好像没有察觉到一般,握着小刀的手稳稳当当的在男孩胸膛划出了一道竖线,

刹那间,剧烈的痛苦便惊醒了昏迷中的男孩,引发了他的尖叫与挣扎,

然而,身上的白色绷带却限制了他的动作,任凭男孩如何瞪着一双似乎要脱框而出的眼睛拼命的挣扎,缠绕在身上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绷带都紧紧的将他束缚在了床上,

而男孩,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膛被一点点剖开,看着大蓬大蓬的殷红涌出,与那一点点呈托出来的跳跃着的心脏,

那一刻,男孩眼中露出的是深深的绝望————

可真正的绝望却才刚刚开始。

在宽敞的房间里,躺着男孩的床还有七八个,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的床上都响起了激烈的尖叫,

这些尖叫声如同喷涌的浪潮一般冲击着屋顶房梁,也冲击着芮尔的双眼,让她忍不住的咬死了牙关,忘却了呼吸,

然而没等她做出任何的反应,

最先剖开胸膛的男人便又有了新的动作,

在芮尔远远的注视中,男人从一旁的小车中取出了一块灰白色的石头,

石头并不大,可取出的一瞬间却有一种莫名的惊恐感穿过重隔传入到了芮尔的心中,

看着那块石头,芮尔浑身的汗毛不自觉的便竖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丛林中的野兔遇上了天敌的猎豹一般,除了恐惧与逃避,几乎做不出任何的反应来,

下意识的,芮尔就想到了离开,用她那熔穿金石的力量封住那宛若打通了深渊绝境的洞口,再远远的离开阁楼,永远也不再回来,

可一个信念却阻止了她,

身为学院的王牌,芮尔有着自己的骄傲与倔强,那是进入学院六年来无数次的胜利铸就的脊梁,也是血液中滚滚流淌的力量给予她的信心,

芮尔可以允许自己失败,毕竟没有人会永远胜利,但她绝不允许自己害怕甚至退缩,

更何况,发生在眼皮下的事情是如此的可怕,

在秘密魔法学院的校长阁楼下,竟然发生着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

自己的同学,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正在经受着惨绝人寰的折磨,

这让芮尔不自觉的便想到了之前几年的同学们,

他们中的许多人短暂出现在了芮尔的世界中,然后便像流星一般迅速的消失不见,

若是在此之前,芮尔或许不会联想太多,但摆在眼前的事情却很难再让芮尔无动于衷下去了,

今天,躺在床上被剖开胸膛的是自己的同学;

明天,那个躺在床上被绑满绷带的会不会是自己?

后天,会不会连自己的校长母亲也被摆做这恐怖一幕的‘试验品’?

芮尔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能再想下去了,

几乎是在白制服男人将灰白色石头伸向男孩敞开胸口的一刹那,一壁之隔顶上的芮尔一双眼睛便泛起了赤红的光芒,

刹那间,滚滚的热流自心房左胸腔涌出,瞬间便流经了全身上下,

那是纵铁术的力量,也是魔能的力量,

在那种宛若火山迸发的力量的催涌下,芮尔的双掌双脚上缓缓涌出了大股金色的浆液,

那温度超过1000°C的金红色浆液在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便灼穿了脚下厚重的石板,

下一秒,宽敞屋中的人就在一声巨响中,看到了一个从天上降下的身影,

那身影有着金色的好似火焰般飞舞的发丝,有着宛若神祇一般的赤红色双眸,践着碎裂成石块的黑色铭文地面,全身上下笼罩在无尽的高温中,那是熔岩的力量,却更是芮尔的怒火。

“啊——!”

一拳挥出,金色的拳影在空中拉长,形成了宛若骑枪一般的长长尖突,瞬间便刺入了白制服男人的胸膛,

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攻击下,制服男人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便被燃着火焰的骑枪刺穿了胸膛,

拥有着绝高温度的岩浆瞬间便熔掉了他的脏腑器官,高温的火焰烧灼着躯壳,也将飞溅的血液蒸成了血雾,

刹那间,笼罩在金色火光与血色浓雾中的芮尔,就好像那深渊中爬出的恐怖恶魔一般,震撼了房间中的所有人。

“敌袭!”站在房间门口附近离得最远的一个人率先反应了过来,一边大声的呼喊着,一边迅速抽出了腰间的跨刀朝着芮尔猛冲了过来,看这样子,似乎是想要用自己的力量阻止芮尔。

不过,对于他的想法,身处熔岩中的芮尔眼中却只有轻蔑,

通过那人刚才的呼声,芮尔认出了他正是之前说了一串怪话的人,而他的实力,随着身上涌现的魔法光芒,

似乎也达到了不错的水准,当然————在芮尔眼中,也只是不错而已。

注视着直直向她冲来的男人,以及一众从震撼中回过了神来,或惊慌逃窜,或从床下推车上摸出各种长短金属制武器挥舞着的人,

芮尔微微低头看了眼床上血流过多已经陷入了昏迷的男孩,不自觉抿住了嘴角,再次抬头时,赤红色的双眸中,已经多出了一抹不正常的铜黄,

下一秒,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宽敞的房间内凭空出现了一阵狂风龙卷,在狂风的吹袭下,芮尔身外的蓬蓬血雾不自觉的被牵引着落向了芮尔缓缓扬起的掌中,

在数柄挥落而下的长刀短剑中,芮尔右手掌探入雾中,好似握住了什么一般缓缓弯曲抱圆,紧接着猛地横向一抽,

继而在所有人震惊的眼神中,

一柄门板大小的血色之剑便生生的横在了芮尔面前,为她拦下了所有的攻击。

“死吧,渣滓们!”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