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第九百九十章 出现的人

血色之剑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中,那巨大的刃身宛若厚重的盾牌一般牢牢的横在了芮尔身前,为她挡下了全部的攻击,

周围的人只能透过那猩红的血光看到一双宛若明灯一般的金红双瞳,那眼中闪烁的是火一样炙热的光华,

“死吧渣滓!”

话音出口的下一秒,血色之剑突兀的炸开,

血色的剑身在这一瞬间蓦然化作千万盛放的梨花,

无法防御、无法阻挡、无法躲闪!

刹那间,千万朵飘絮便射向了房间的四面八方,柔软的液体在芮尔纵铁术的改化下化身为千万柄铁血的刀锋,在一瞬间便将所有向她冲来的人连同手中的武器一起透穿,

霎时间,比之前响亮数倍的惨叫声便在房间内响彻起来,

十几个男人的惨叫声汇聚成音波的横流冲上屋顶,在血色的刀锋洪流间,不通魔法的普通人们瞬间便毙了性命,也只有那有着队长身份的持刀男人,靠着拼尽全力魔能为自己构筑的一道防御屏障侥幸躲过了一劫,

却也只能顶着一脸惊骇欲绝的神情颤栗的缩在房间的角落,聆听着戛然而止的乐章。

“是...是你!”

这一刻,男人终于想起了伫立在眼前披着血色与金红色火焰霞衣的女孩是为何人,

作为秘密基地的一名小队长,男人在这间隐秘而封闭的地下房间里劳作数年全部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秘社,为了眼前的这个女孩的成长,

可他还没来得及见证化身女战神的女孩在沙场上大杀四方的无敌英姿,却先一步见到了宛若修罗一般的恐怖狱场,

而最可笑的是他的手中,还紧紧攥着一枚本要在不久之后递送给女孩的灰白色石块。

这一刻,莫大的恐惧穿透了男人的心,

让他一个年近三十的壮汉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般战战兢兢缩在布满疮痍的房间角落里,手脚好像不听使唤一般,不论怎样驱使都无法动弹半分,

刹那间,男人醒悟了,

这一切正是面前女孩的手笔,

让他无法动弹的,正是流淌于女孩血液中的力量————纵铁术的力量,

那股力量能将所有与金属有关的东西化作杀人的武器,

刀锋长矛自不用说,而蕴含着铁之力量的血液当然也不会例外!

刹那间,洞悉了一切的男人陷入了更深层次的绝望,

望着面前几米外的女孩,在元素的视界中,女孩身上有一道冲天的玄色光芒,

那光芒透传了金石,遍布于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也如同傀儡的提线一般钳住了他的身体,

在纵铁术的光芒下,男人感受到一阵阵不断上涌的窒息与无力,

那是纵铁术的力量正在控制他的血流,

也许只再要几秒钟,他就要像这个房间其他人一样,随着体内血流的暴走失控暴毙横死,化作一团杂着血与肉的齑粉散落于大地,而灵魂也将就此往生。

在生命最重要的时刻,男人做出了一个无比艰难的决定————

“嗬...”用尽全力动了动嘴唇,

虽然在地下呆着的数年间男人并未与芮尔有过哪怕一次的见面,但他也不会不清楚融合了秘社‘印记魔法’与数百年未曾再现的纵铁术之力的‘完美武器’究竟拥有着怎样的强大力量;

那是摧山倒岳的力量,更是足以颠覆整个诺克萨斯的伟力,

毫无疑问的说,在那个未曾见过的‘一号’神秘消失后,‘二号’实验体就是整个秘社野心的最大产物!

但————武器终究是武器,

在它真正从鞘具中走出,展露锋芒之前,它不是无敌的!

‘对,它不是无敌的!’刹那间,求生的本能便战胜了理智,让深处绝境中的男人想到了此时此刻唯一能够救他一命的‘办法’,

那个‘办法’,此刻就握在他的手中。

“禁魔石...”

用弱不可闻的声音缓缓吐出了三个断续的音符,这一刻男人想到了停留在掌心中的那块灰白色的石头,

它刚刚完成了最后的印记魔法,吸收了这间房间内七八个孩子最精华的天赋与力量,

若是能用出它的力量,那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想到这里,男人的眼中便有了名为希望的光火,

‘对,她不知道禁魔石的作用,只要我能用出禁魔石的力量,她一定会...一定会!’

望着迈开步伐一步一步向他缓缓走来的女孩,男人心跳突然变得猛烈了起来,在短短不到半个呼吸的时间里,剧烈的心跳声便已像战鼓一般胸腔中隆隆作响,

艰涩的吞了口唾沫,

看着靠近的女孩,看着她手中血色的枪头一点一点向着他的心脏逼近,

男人艰难的抬起了左手,

那模样,似乎是要用肉掌去对抗吸收了铁元素而逐渐变得凝实的骑枪一般,着实让芮尔感到可笑不已。

但她并没有因为对手的挣扎就停下向前刺出的手,

在亲眼看到了房间中的惨剧后,芮尔就已经决定了不会放过这间房间中的任何一人,

这个地下房间为什么会存在芮尔没有半分兴趣去了解,

而发生在眼前的恐怖实验又有怎样的目的与阴谋芮尔更是懒得去理会;

她心中此刻唯一的想法就只有杀死这最后的一人,然后重新返回阁楼上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给母亲,至于之后母亲与那些导师教员们会如何作为,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缓缓推动血色骑枪,随着尖锐的枪头偏了偏角度错开了横阻在面前的手,似乎眼前这个男人的命运已经注定,

可就在枪尖即将刺进对方胸膛的前一秒,芮尔竟突兀的在男人脸上看到了一抹怪异的表情,

一时间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了心头,在这预感的敦促下她不自觉的便加快了向前推出的骑枪,

可在骑枪没入眼前男人胸膛的一瞬间,男人突然笑了,

而芮尔却脸色骤然一变,

因为就在这一刻,她惊愕的发觉原本被纵铁术控制住了全身血流的男人竟然挣开了锁链,

并将右手扬起到了嘴边,

芮尔的视线清楚看到对方掌心中握着一枚灰白色的石头,

那块石头与之前放在第七名男孩胸膛处的石头一模一样,

而不一样的,却是此刻石头给她带来的威胁————

“嗬嗬...最强的武器啊...”

在一阵尖锐的好似夜枭啼鸣的笑声中,男人将那块灰白色石头朝着自己破裂的胸膛处按了过去,

那一瞬间不知为何,芮尔心中生出了浓浓的危机感,

那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却如此的真切真实,

以至于让芮尔的脸色一变再变,手中的血色骑枪也不自觉的加大的力度,要赶在男人将石头塞进胸膛前将他斩杀。

可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却突兀的在房间里响起,

“你话太多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

《英雄联盟之逐风而行》本章换源阅读
X